这是一篇5400字的编程详解,先码后看!你一定会的到启发

2019-08-11 13:38

课程体系不完善、专业师资力量弱、学习目的功利化....

你家孩子学编程了吗?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J445-0.jpg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家长将未来竞争力作为孩子的重要培养目标。少儿编程作为STEM(集科学、科技、工程、艺术与数学为一体)多学科综合教育理念的具体体现,受到了机构和家长的欢迎。某咨询机构发布的《中国少儿编程行业研究报告》认为,随着未来政策利好、教育理念演化,少儿编程市场将在5年内从目前的30亿元至40亿元的市场规模扩大到300亿元。在业内,少儿编程被称为当前教育培训市场的新“蓝海”。

这个暑假,除舞蹈、绘画、乐器等传统培训课程外,少儿编程课成了家长的“新宠”。目前,家长们为孩子报名少儿编程培训的主要目的以思维训练和尝鲜为主。不少专家表示,青少年学习编程裨益良多。

少儿编程都学些什么?作为教育培训领域的新“蓝海”,行业现状如何?少儿编程学习呈现了哪些趋势和特点?近日,中国教育报记者走访了多家教育培训机构,采访了部分家长和专家。

1

课程丰富缺体系,教学生动难评估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J526-1.jpg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M004-2.jpg

   走访中记者发现,国内少儿编程课程种类相对丰富,可以满足3至18岁少年儿童不同层次的学习需求。为了满足学生参加国内外各种编程赛事的需求,不少机构还开设了专门的竞赛培训班。

   “我孙女很喜欢来这上课,她和同学、老师玩得很好。”在北京西城某少儿编程培训机构里,等着接4岁孙女的赵大爷说。曾参与撰写《中国少儿编程行业研究报告(2018)》的艾瑞咨询分析师宓轶倩表示,目前少儿编程的课程内容比较简单,“针对低龄孩子的课程内容主要通过游戏进行,娱乐性趣味性强”。

    课程体系不完善、学习效果评估体系缺乏一直是少儿编程培训广受诟病的地方。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长期从事计算传播学研究的吴晔表示,低龄儿童学习编程的前提条件是,课程设置应当符合儿童认知发育规律,而不是随意设置课程。核桃编程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曾鹏轩表示:“很多企业直接照搬国外的少儿编程教材,但国外的课程体系并不完全适用于国内青少年。”

   此外,对少儿编程教学效果的评价体系尚未形成。今年,中国电子学会启动了全国青少年软件编程等级考试项目,是首个在全国层面针对青少年机器人软件编程能力水平的社会化评价项目,项目标准仍需进一步推广。

   虽然培训机构都在强调自己引入了诸如CSTA(国际主流计算机科学教育标准)等完善、规范、科学的评估体系,但曾鹏轩表示:“与传统的学科学习可以用考试成绩等衡量学习结果不同,少儿编程教育重在提升青少年的逻辑思维能力。思维能力的训练其实很难用明显的教学成果来体现。”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J526-1.jpg

2

师资少力量弱,一边学一边教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J526-1.jpg

   人才缺乏、师资力量弱是当前少儿编程市场的另一特点。

    “做少儿编程教育对老师的要求不低。既需要懂编程,也需要了解少儿学习和认知的规律,而现实情况是,懂少儿教育教学的不一定懂编程,懂编程的又大部分供职于薪资更高的互联网企业。”曾鹏轩说,“因此少儿编程师资短缺比较严重,而且地域分布很不均衡。”

   尽管多家机构强调自己的培训老师普遍具备计算机学习背景,并且会经过严格的岗前培训,但与快速扩张的少儿编程培训市场相比,既掌握少儿教育教学知识又了解编程的老师仍旧稀缺。限于师资不足,经过短暂培训后,一些机构只能要求老师熟悉课件即可。“90%的老师都是新手。”深圳第二课堂机器人教育创始人曹胜标在采访中表示,在一些面向低龄儿童的、以玩为主的少儿编程课程中,老师自己一边学习一边教的现象比较普遍。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J526-1.jpg

3

越来越多的家长孩子为功利目的而学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J526-1.jpg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K060-7.jpg

   吴晔认为,中小学生学习编程意义重大,“这不仅是因为未来编程应用广泛,更因为计算机思维是同数学思维、物理思维一样重要的基础思维能力”。北京市第十九中学学生发展处副处长郑予东在对学生学习编程的效果进行观察后,认为“对孩子的逻辑思维训练确实很有帮助”。自2017年国家对普通高中课程大纲进行改革,人工智能等内容成为选择性必修模块后,该校的Python(一种编程语言)课已经开设了近两年。

   在某机构报名单上的“学习目的”一栏,十几位家长中就有3人写下了“升学”。2018年,浙江省将编程(Python)纳入高考七选三考查科目,北京、山东等也将编程基础知识纳入高考新课标内容。当下,不少中外名校更加看重学生STEM教育背景,对于信息学奥赛获奖选手开启录取绿灯。

    多家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老师也表示,近年来为孩子升学、留学来报名的家长越来越多了,“小学高年级及以上的孩子来上课,更多出于升学的考虑”。

   “别让孩子输了未来”“人机时代,必须让孩子学会与机器对话”“参与国内外赛事赢得中高考等升学竞争”“参加信息学奥赛,低分也有机会上名校”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J526-1.jpg

4

少儿编程如何真正“走向未来”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J526-1.jpg

   为应对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所带来的巨大挑战,近年来,国家大力推动人工智能教育发展,先后出台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高等学校人工智能创新行动计划》等重要文件。整体上形成了人工智能教育从发达地区先行试点再到全国逐步推广、从高等教育先行再到义务教育逐渐普及的格局。

   业内人士预测,少儿编程市场将在5年内从目前的30亿元至40亿元的市场规模扩大到300亿元。相比美国等发达国家,中国的少儿编程市场还未爆发。以专门针对少儿的编程语言Scratch为例,在美国,这一市场的渗透率达到了44.8%,而中国仅为0.96%。

   “少儿编程还是一个规模很小的教育细分市场,还处在探索发展的阶段,在外界认知、政策监管和行业规范上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宓轶倩说。不同于少儿英语、少儿美术等已经有稳定共识的素质培养,很多家长其实并不了解少儿编程。“少儿编程该不该学?几岁学?去哪个机构学?对于少儿编程,家长们的认识其实很模糊”。

   面对学龄前儿童学习编程是否过早这一关键争议,某少儿编程机构的杨老师表示,“教育的基准线一直在上升,这并不超前。咱们30多岁才可能接触的东西,现在的小孩10岁或者更小就会了。”吴晔也表示,学龄前儿童学习编程并不算早,“什么时候学习‘1234’ ‘ABCD’,什么时候就可以学习编程。”不过他表示:“这有重要的前提条件,那就是课程学习必须符合儿童的认知发育规律,这在当下其实是很难做到的。”

 
   面对当前局部热度攀升的少儿编程市场,专家呼吁,要给予更多的耐心、时间和规范管理。“这一市场毕竟还很‘幼小’,存在很多不规范的地方,需要给它时间成长,也需要给政府更多的时间去规范。”宓轶倩表示。

多米拉机器人——以做教育的心态做企业

多米拉机器人编程教育:

我们有成熟的课程体系

我们有专业的教研团队

我们有经验丰富的服务体系

选择多米拉,选择我们!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J5P-10.jpg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J526-1.jpg

1

为什么聪明孩子都在扎堆学编程?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U4a-12.jpg

在政策激励、市场鼓动之下,编程教育成为缓解家长焦虑的解药。从欧美到国内,对药效的渲染愈演愈烈。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R161-13.jpg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W612-14.jpg

“计算机编程教你如何思考,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应该学习它。”

乔布斯的这句名言,俨然已经成为国内众多编程教育机构的通用广告词。今年三月,教育部下发新文件强调,要推进信息技术在教学中的深入普遍应用。“办好全国中小学生电脑制作等应用交流与推广活动”,无疑为编程教育注入新的强心剂。

在很多中国家长心中,今天编程已经逐渐取代奥数,成为提高升学竞争力,直接走进世界名校的“竞争筹码”。代码带来的竞争力是否有效?国际上的编程教育又是否真如培训机构宣传一般普及而成熟?

“代码风潮”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W347-15.jpg

奥巴马和孩子们一起学习编程(图源Computer Science For All官网)

在编程教育方面,欧美国家仍是领跑者。2012年,编程教育机构First Code Academy的创始人辛婥琳曾接触过美国旧金山的中小学教育机构:“他们当时已经有了基本的编程教育。”

2016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耗资40亿美元启动“面向所有儿童的计算机学习”(Computer Science For All)项目,鼓励全美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学生学习计算机技术,以适应快速发展的信息化社会。除了政府支持,亚马逊CEO Jeff Bezos、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等科技界领军人物也都加入这场对编程教育的声援之中。苹果公司CEO Tim Cook更直言:“每个公立学校都应该引入编程教育。”

在各界支持下,编程教育在美国迅速发展。根据盖洛普一项调查,一年内,美国K12教育机构(即基础教育阶段)的编程课程增加了15%,90%的家长认可编程课程对孩子综合发展的意义。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94N3-16.jpg

根据报告,大多数美国基础教育机构都认可编程教育的重要性

而在国内,虽然与编程相关的比赛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但大规模流行的编程教育却起步晚。

举例来说,辛婥琳2013年在香港创立First Code Academy时,该机构仅仅是一个为女孩专门设计的编程学习工作室。“我们可以算是早一批做编程教育的机构,那时家长和孩子对这一领域都不大了解。”在起步初期,除了搭建团队,辛婥琳还需要花大量时间做市场教育。她坦言,现在市场虽不成熟,但家长们的认知度要比六年前高许多。

2016年,我国政府首次在《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中,把信息化教学能力纳入学校办学水平考评体系。2017年,随着人工智能领域不断发展,编程教育也愈发成为“热词”。浙江、北京和山东等地已宣布将Python编程基础纳入信息技术课程和高考体系里。

“贩卖焦虑”的新市场?

一旦与升学挂钩,编程立刻成为很多中国家长的关注重点。

在网络上搜索“少儿编程”,立刻会被海量的相关辅导班信息淹没。“编程能提高孩子逻辑思维能力”、“在信息学竞赛上拿奖牌可以直接保送清华北大”、“国外名校更喜欢会编程的孩子”,编程似乎一夜间成为通向成功的捷径。

去年,一项报告估计,目前少儿编程的活跃用户数在1550万左右,整体行业市场规模在30到40亿元之间。在“天眼查”数据库中,仅名字中包含“编程教育”的公司全国就有1493家,且不断发展的K12教育势必在未来不断推动市场发展。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9CG-17.jpg

近年来我国基础教育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图源网络)

但急速扩张并非一件好事,编程产业发展水平仍有待提高。发展水平不协调、课程质量参差不齐和缺乏有资质的师资,这些都是目前该领域面临的巨大问题。

沿袭欧美核心理念,国内少儿编程教育也极其重视“从娃娃抓起”。“Uber首席执行官Travis Kalanick6岁开始编程,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9岁学习编程”,“前辈”们的传奇故事督促着焦虑的家长把孩子送进辅导班。十年前,家长们对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的孩子恨铁不成钢,十年后,家长们又开始争先恐后把孩子送回电脑前。“我们常常被问到的是:三岁孩子能不能开始学编程?”一家编程机构的主管评价道。

“起步早”并不一定带来问题,但在功利性过强的目的驱动下,“起步早”便不能带来帮助。欧美编程教育极其注重阶段性:6岁以下的孩子只能接触简单的理念,小学之前只会进行简单而形象化的设计操作等等。但在国内,很多家长不仅希望孩子“早起步”,还盼望着“速成”:如果能“21天掌握Python语言”,显然能在升学路上走得更顺利。

实际教学中,这种愿望几乎不可能实现。在辛婥琳的机构里,最初级的课程适用于4到5岁的儿童。但这绝不意味着教他们写出自己的程序:“我们会用一些像积木一样的木头机器人,用工具帮助他们学习。”而对于6到8岁稍大一点的孩子,他们可以使用平板电脑操控简单的小机器人,或者在图形化编程工具Scratch上设计简单的动画和游戏。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92609-18.jpg

辛婥琳和学员们在一起(图源FCA官网)

这似乎是个悖论:焦虑的家长们是这个新兴市场的最大驱动力,但产业却不能满足这些消费者的“愿望”。

被咨询到此类问题时,辛婥琳也非常理解为人父母的苦心,会耐心向家长解释,条件合适时也会尽量配合帮助学员准备升学需要的作品集等。“我能理解家长的想法,小孩子确实太忙了。”

编程教育越早越好吗?

2017年一项报告称,美国少儿编程教育渗透率高达44.8%,而我国只有0.96%,堪称全世界少儿编程教育的“荒漠”。在过去,除了从事相关领域,其他国人对编程教育的接触非常有限。许多从事计算机相关工作的职业人也是在大学才开始真正学习编程技术。

这不禁让人怀疑,“起步早”的编程教育真的有意义吗?

编程教育的确能带来“优惠”。从小学五年级开始,编程成为王元炜生活中意义重大的一部分。对编程的兴趣将他带上信息学竞赛的道路。初中第一次参加信息学竞赛、高一入选省队、高二获得清华一本线录取。目前,他就读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王元炜直言,编程确实直接影响了他的“人生走向”,也让他“把兴趣作为人生职业”。

但谈起少儿编程教育,这位受益者的态度却非常冷静。他认为,无论是“起步早”还是能否“速成”,都需要看具体情况。同时,他几次强调“编程”概念下的不同领域:“可以理解为,编程辅导班是教你怎么搭建一个网站,比如前端后端的架构,更偏工程。但信息竞赛的编程更偏学术,实用性很低,最后写出的代码可能非常短。”

换言之,哪怕一个孩子在编程辅导班里学会了如何写一个实用的APP,他也不一定能在信息学竞赛的领域入门,因为二者评估的技能不同。

https://cdn.china-scratch.com/timg/190813/133S953L-19.jpg

辛婥琳也认为,少儿编程教育其实不需要孩子有多强的天赋,只需要培养他们批判性思考的能力和创意,每个孩子都有可能完成不错的作品。但信息学竞赛更像高等级的奥林匹克数学,数学不好的孩子无法在其中角逐。进入大学后,王元炜的重点也开始从竞赛转向更重实用性的“工程性”编程。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信息竞赛中的编程实际上是“很需要天赋的”,理论数学知识才是决定成绩的关键。

如此来看,编程教育并不能许诺让孩子成为天才,家长对子女走向世界名校的期许只能“可遇而不可求”。真正决定孩子是否从中受益的关键是,他们的兴趣是否足以支撑他们在这一道路上积极进取。

王元炜谈及到他在清华的师兄陈立杰,他在2011年拿下信息学国际奥林匹克竞赛金牌,现在是一名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的青年理论计算机科学家。在清华特等奖学金的答辩现场,陈立杰曾认真地说:“我梦想能够成为黄金时代大潮中的一朵浪花,为人类智慧添砖加瓦。”

--end--

后记,小编朋友公司研发了一个游戏化的少儿编程在线课程(5-12岁),游戏化教学结合scratch(一款在线少儿编程工具,类似乐高的积木拼搭),我家娃娃学了几次课,非常喜欢(超预期),16次课才200多块钱,对锻炼孩子的思维能力和动手动力很有帮助。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扫描二维码,关注一下,或微信搜索“大耳猴少儿编程”

https://www.china-scratch.com/Uploads/Editor/2018-04-22/5adca08bdc212.jpg

声明:本文章由爬虫自动处理和转载作为教育分享用途,原作者可通过邮件及时和我们联系处理:freemanzk@qq.com